秋堂霜镛

岂曰无声,河山即名。

掌握一门技能的重要性

#一个沙雕脑洞#


月黑风高夜,设立在仙山一角的投诉箱在感应到自身被塞满之后自动飞往位于异次元的受理中心。虽说是按设定好的航线飞行,过重的负载对这个小箱子来说还是困难了些,它也因此飞得歪歪扭扭。


“我还是个孩子呢,却背负了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沉重——”小箱子终于飞到终点,停在受理员的办公桌上,撑得略微变形的箱体打开一条缝,然后——“噗~咻咻咻”信件落雪般洒出来,在办公室里的人手忙脚乱收拾这个小恶作剧时,小箱子就神清气爽身轻如燕稳稳当当的飞回去了。


受理员甲把铺了一桌子的投诉信收拢起来,忍不住和同事乙吐槽:“投诉箱一般不是半年才来一次嘛,从上次受理到现在,这才过了几个月?”同事乙正拆开一打信浏览,“根据经验,突然来这么多信,要么是来要经费扩建度假村,要么就是有新来的奇葩……”把一堆信看下来,两人哀叹着“又要跑一趟了”“所以宁愿是来要经费的啊”……


[投诉类型——民生——环境——噪音]

[污  染  源——赤松]

[坐        标——仙山外围]


两位受理员来到赤松面前,“找到了,是这里没错。”

事实上,在他们进入仙山范围的那一刻,就听见了断断续续的笛声,确定方向之后,循着愈渐清晰的笛声来到了此处。


“这吹的是什么啊,听的我脑阔疼!”甲忍不住捂住耳朵。


“这是自然的声音,听出来没,知了蛐蛐和蟋蟀的合唱。”一道声音从树后传来,“我是仙山噪音污染受害者代表X,幸会。”


代表X先生裹着大斗篷,兜帽挡住了大半张脸。两位受理员并不惊奇,仙山投诉系统条例中强调过要保护投诉者各种权益,用代号不露脸自然是允许的。


X先生说:“一切要从四个月前说起……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仙山导游,那天正在这附近爬山,突然就下起大雪,雪停后,平地上就多了这棵树,树里还有人在吹笛子。我试图和他说话,隔着树却听不清,只有笛子的声音能传出来。


“其实他刚开始吹的还是很好听的,仙气飘飘还能下雪,附近大妈们跳广场舞的时候还能和着音乐伴奏,什么歌儿听一遍就能吹出来,大妈们都可开心。


“后来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孩子丢了个收音机过去,什么威风堂堂极乐净土倒也就算了,偏偏调自然频道放虫子叫!是的,从那之后树里的这位就滋儿哇乱吹了。”


﹌﹌﹌﹌﹌﹌﹌﹌﹌﹌﹌﹌﹌

这个脑洞还是去年4月的,那会儿以为非宝凉了慌的一批……结果拖延星人拖到了9012年,妙啊XD


我仿佛一个智障( ノД`)现在才知道小蓝手是什么东西……一直以为那个转载的箭头是小蓝手沃德天


今天的我仿佛掉进粮仓的仓鼠(´+ω+`)

爱您♥


我记得!这篇我看过!!原来是老贼的手笔(=゚Д゚=)

干了这把思诺思:

难道我是最后一个知道老贼被蹭热度这事儿的?????我只想说,求你们,别分散老贼注意力了,让他填个坑吧,如果能把12年的瓶邪坑填了我死都瞑目了。

大概这就是是甜心大A和暴躁小O吧(bushi
都很可爱!